您好,歡迎訪問旌德文明網、旌德新聞網
投稿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

明代治水功臣舒應龍

日期:2018-04-16 16:54  發布:旌德文明網·旌德新聞網
□ 作者 閱古重輝
    清嘉慶《旌德縣志》載:“舒應龍,字時見,號中陽,旌徳四都人,廣西全州衛軍籍,年十八中進士,歷任工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,總理河道敘功,加太子少保。萬歷四十三年(1615)卒,奉旨與祭四壇。”
    舒應龍是明嘉靖四十一年(1562)進士,初任廣東東莞縣令,史書載他“發奸摘伏如神”,萬歷初年即升左布政使,萬歷十二至十四年任貴州巡撫,十五年底任戶部右副都御史(右侍郎),總督黃河漕運,累官至南京工部尚書,改南京兵部尚書。萬歷二十年(1592),召入京為工部尚書,總理河道。史書說他“治河有功”。不久,回工部管事,加太子少保,二十三年被革職為民。萬歷三十九年為兵部尚書,協理京營戎政,后致仕歸。萬歷四十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卒于家。
    舒應龍的祖父舒文奎是明代舉人,他的父親舒綱,弘治十四年(公元1501年)舉人,授湖廣永州訓導,轉海陽(今廣東潮安縣)教諭,因屯田全州衛入軍籍,遂移居全州。正德年間,江蘇才子顧璘由開封知府貶至全州,舒剛與他交游甚密,互有唱和。
    舒應龍幼聰慧異常,未冠而學已大成。幼時與王貽德是同學,經常到湘江邊去游玩,一邊吟詩作對,一邊切磋學業。一次,王貽德望著河邊的青草說:“河邊淑氣迎芳草。”舒應龍應聲答道:“林下輕風待落梅。”王貽德看見江邊的垂柳,傳說這些垂柳是北宋柳開在全州時所種,即口占一聯:“綠柳沿堤皆因柳侯來時種。”舒應龍想起明洪武全州太守章復栽種百里官松的故事,于是答道:“青松夾道盡是章郎去后栽。”王貽德望著河面滾滾波濤道:“風吹波瀾千層喜見蛟龍得水。”舒應龍應聲答道:“日照晴空萬里驚看鯤鵬橫秋。”王貽德本是才華橫溢之士,知道舒應龍志存高遠,所謂英雄惜英雄,由是兩人遂成莫逆之交,后來還結為兒女親家。
    明萬歷二十一年(公元1593年),黃河決口,灌徐沛,潰漕堤幾達200里。洪水泛濫,運河河道被淤塞,水漫大地,村莊被摧毀。朝廷派總理河道的舒應龍到嶧縣治洪救災。舒應龍為尋求排泄之法,于微山湖東查得韓家莊,其地在性義嶺南,不經葛墟嶺而可引湖水由彭河注泇河。于是奏請開支渠40余里,筑堽城壩,遏汶水之南,開馬踏湖月河口,導汶水之北。開通濟閘,放月河土壩以殺洶涌之勢,為開泇運河之始。數年之間,會通上下無阻,初步治理了上游河水泛濫和潰漕堤的問題,但沒有通漕。
    泇運河的鑿通,基本上排除了黃河決口的威脅。興建了嶧縣八閘,變水害為水利,當時的運河人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實惠。百姓和船工們深感舒應龍的恩德。把他和后來接著修泇運河的劉東星、李化龍尊稱為三公,在萬年閘北堤建立了“三公祠”,把三公當神圣,供奉香火。三公祠建在龍王廟的遺址上。原來的龍王廟被一場大水沖得蕩然無存,上演了一出“大水沖毀龍王廟,一家人不認一家人”的調侃戲。
    民間傳說,舒應龍治理運河用了十幾萬挑夫(民工),夏秋季節,工地上蔓延著瘧疾(打擺子)和痢疾兩種傳染病。瘧疾病患者發高燒,忽冷忽熱,光喝水不能進食;痢疾病,病上三五天就是鋼鐵般的棒勞力也被折磨成弱不禁風的病漢子。為此,舒應龍煞費苦心,束手無策。一天,他來到運河工地上,發現運河除盛產魚蟹之外,還盛產河鱉,鱉別名甲魚、團魚。古時候,人們認為鱉是長壽的吉祥物,有靈性也有邪氣,不可冒犯它。于是他想起了老家用鱉甲配草藥治療瘧疾的祖傳秘方,他就地取材,用鱉肉配草藥煎湯,為患者補養身休,藥到病除,有效地制止了傳染。不知從何時起,原本為患者治病補虛的甲魚,卻成了食客們的盤中餐,并成為美食家的時髦選擇。
    萬歷二十三年(1595)是舒應龍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年。這一年他的兒子、名滿天下的探花郎舒弘志(1566-1594),享年不永,卒于任上,年僅二十八歲。《廣西通志·列傳》稱舒宏志“博極群書,過目成誦,學問淵邃,下筆萬言立就,人稱神童”。他是萬歷十四年(1586年)的探花,授翰林院編修。當時,舒應龍尚在黃、淮治河工地,父子未及見面就永訣了。
    據史載,這一年的五月后連下大雨;黃、淮同時漲水,“高堰及高郵堤數決害漕”。(明史)應龍言:“張福堤已決百馀丈,清口方挑沙,而腰鋪之開尤不可廢。”工部侍郎沈思孝因言:“老黃河自三義鎮至葉家沖僅八千馀丈,河形尚存。宜亟開浚,則河分為二,一從故道抵顏家河入海,一從清口會淮,患當自弭。請遣風力科臣一人,與河漕諸臣定畫一之計。”乃命禮科給事中張企程往勘。
    當時朝廷里已經開始出現黨爭的苗頭,禮科給事中張企程是奸相沈一貫的私人,“因而以水患累年,迄無成畫,遷延糜費為由,罷應龍職為民,常居敬、張貞觀、彭應參等皆譴責有差。”可憐舒應龍為治理水患嘔心瀝血,公而忘私,竟然得到如此待遇,長使英雄淚沾裳!
    明萬歷二十四年(公元1596年)后,舒應龍又被起用為貴州巡撫,他對水利建設的忠愛依然如故,貴州巡撫期間他深感省會(貴陽)萬山嶙峋,舟楫未通,軍民糧食及食鹽等,都靠肩挑背馱,極為艱苦,而南明河一水出烏江,可通思南,應設法利用。他指派游擊將軍楊國柱負責,并責成沿途所經之處新添(今貴定)、平越(今福泉)、白泥(今余慶)、草塘(今甕安)等處派人會同踏勘,通過勘察弄清了貴陽到思南的水道里程,此外還“逐一畫圖,貼說險易,并計工費呈報,以憑議處錢糧”,提出了反映全河段重點工程及一般工程、有河道示意圖及工料概算的報告。這也許是貴州內河最早的踏勘報告和工程規劃。但烏江上游河道的復雜與艱難,超出了當時的生產力發展水平,舒應龍這個天才的創意也就自然擱淺,未能付諸實施,而成遺憾。(作者系縣作家協會會員)

主辦:旌德縣委宣傳部    技術支持:圈圈點點   皖網宣備13006號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63—8022711

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旌德縣委宣傳部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

Copyright 2013-2015 ahjd Govern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 備案編號:皖ICP備12015044

聯系我們:0563-8604089 15205634117  郵箱: [email protected]   地址:旌德縣政務新區縣委宣傳部

千斤顶或更好10手注册